画羽成殇

新人表示难过到爆炸

6个月前粉上满汉,三个月前粉上的蛋花。喜欢看花花玩游戏无法自拔,喜欢去看蛋爹pk。补了一大堆屏录,开心到炸。
然而我现在是难过到爆炸【说好的易世樊花一世繁华呢!骗子!都是骗子!!!Q_Q】
分号直播,分号发歌,花花也改名了,嗯,真好……
蛋爹花花开心就好
我只希望等我一年后毕业可以去逛展子的时候看到的是易世樊花吧(但愿那个时候他们还没退圈吧)【心态全崩>:-<】
心塞:-O

这个小天使写的~ @岁正 我就素个帮这个翻车的二姐姐发的啦~

【裴茗×容广】流水账版历史纪实

超级棒的故事呐~

岁正:

/邪教出没预警/


  @画羽成殇 我要给小朋友你讲一个真实的十分客观不加滤镜的故事




从前有个国家叫须黎,须黎国有个将军。


噢,谁不知道呐,须黎国的将军风流倜傥,面貌英俊勾人,一双桃花眼迷得多少女人神魂颠倒如痴如狂。这可要气死多少跑过八百条街还追不上一个姑娘的苦命孩子哟。


 然并卵,他几乎战无不胜。


 这就让对他侧目而视的许许多多单身群众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他们咬着牙想道,噢,这个本可以靠脸吃饭的将军竟然在凭真本事打仗,为国担当身先士卒,没想到他风骚的外表和风骚的内心里居然深沉地埋着忠义的内核,这么一想他真是愈发英俊逼人。于是他们就全成了将军的死忠粉。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将军平生所好唯有打仗和睡女人,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人生巅峰。


 当然,须黎国这么大,总有一些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戴着的有色眼镜也不一样。其一是王公贵族们,这群纨绔子弟豪族大户忙着俾昼作夜,对于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只有一个反应,将军又胜了?很好很好,升职加薪,再接再厉。


 其二是被他始乱终弃的女人们,她们要不自伤自怜要不一哭二闹三上吊,试图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裴将军就不一样,他秉承着天下美女千千万本人睡过一大半的思想,噢面前的女人影响到了我房中情致,那么不好意思了,还有能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的红颜知己等着我呢您就拜拜吧。


其三么,就是他的副将容广。


 在裴茗还没有一升再升举国扬名的时候他就和容广两个小小的武官凑到了一起。几乎没有性格上相似点的两人在用兵上配合得默契得出奇。那是一个始乱终弃,一个阴谋诡计,但是裴茗在大将风范上稍胜一筹,容广自甘为副并时时刻刻对将军顶礼膜拜。


 噢呀,将军撩拨女人可真有一手,容广惊叹,然后斥候一样悄无声息地跟随将军约会的脚步。


 只见哪,一个郎情一个妾意,昵昵耳语,一个丰才峻整一个妖艳逼人,一个牵手一个搭肩,然后那狐狸精再世的女人就拜倒在将军的石榴裙下了。


 然后呀,然后衣衫半解的女人就和将军共赴巫山云雨去。


 这个时候容广就无法再咬着拳头继续听下去,他一边往回跑一边总结着学习心得。如何哄骗一个女人?不,是如何勾引一个女人?不不不,是如何折服一个女人?可能是牵着她的手对她说‘哎哟我最亲爱的小心肝小宝贝你的眼睛令我着迷你葇荑似的小手令我沉醉’,可能是揽着她的腰解开她外袍上的束带?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毕竟将军这么干的时候那个风流倜傥那个让人无从拒绝唷。


 他又回忆了一下那个女人白痴一样的眼神无所适从的脚步,撇了撇嘴,心说算了我还是去看地形图的好。


 不久之后将军给剑起名字,从他和容广名字里各取一个字,叫‘明光’,还专门把这俩字刻在剑上头。容广感动得一蹦三尺高,从此再不跟踪将军约会,他的尾巴翘上了天,呵,哪个女人能把她的名儿刻到将军剑上?没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代表什么?官配啊认证过的官配!他从此就是将军的枕边(bushi)人了!还有情侣名的!


 呵,女人,容广得意地想。


 可能是因为他这一段时间看地形图看得格外专注,攻城的速度也快了一点,升职加薪的速度也快了一点,直让军中人人肥的流油闲的冒泡整天躺在营里养秋膘。


 然而一直在享受人生两大乐趣的裴将军仍然沉迷于他的人生两乐事,殊不知在下属们眼里他已经变得越来越高深莫测。不明就里的脑残粉们,哦不,忠心耿耿的部下们越来越觉得将军大公无私淡漠名利,无欲无求这个就算了。


 其中戴着粉红有色眼镜的脑残粉,不,部下之首就是他的副将容广。经过了一年又一年他眼里的将军越发表里如一眉目生辉天下无敌。在他的鼓动领导下军中不知道开过多少场学习将军高贵品质交流会和将军英雄功绩表彰大会,就差没有齐声当街大喊‘裴茗将军,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须黎’


 在这热情越来越高涨部下越来越膨胀的当儿裴茗仍然沉浸在他自己的人生乐事里。


 于是他的部下们就陷入了崇敬到膨胀再到崇敬再膨胀的死循环,唯有起兵逼宫才能纾解他们的心潮澎湃。


 容广领着头,拿着刀扛着剑,就往皇宫去了,裴茗这才知道,大叫一声不好,预感自己的平静好日子好像要到头。


 于是他也拿起剑,没错就是那把刻了名字的佩剑到了皇宫,看见熙熙攘攘一片的人,傻眼了。


 原来将军不仅是个爱睡女人的将军,还是个爱国的将军。


 这就不好了。


 他纠结了半天,拿起剑砍向造反的人群,庞大的队伍一会就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


 原来将军不仅是个爱国的将军,还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


 这就更加不好了。


 然而虽然他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他还只是个将军。


 面前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裴茗看了看沾满血的剑上的剑铭,又看了看面前的人。


 头发上的血滴下来,看不清。


 裴茗把剑一递,刺中了,也不躲,再收剑,这把砍了不知多少铁的兵器嘎巴一声断了。


 然后有追兵围上来,传令官喊,格杀勿论。


 原来将军真的是个爱国的将军,千钧一发之迹,他飞升了。


 裴茗仍然叫明光将军,他仍然没有再铸一把法器,他仍然传出数不清的桃色新闻。


 可是下界就不一样了。


 容广的魂魄跑到了断掉的明光剑里,游游荡荡,由爱生恨。直到几百年后,才又在铜炉山边和裴茗偶遇。


一阵对打之后,容广被抓住,去你的情侣名,去你的官配情,都是狗屁,他气急败坏地骂。


 然后他被装在了罐子里。


 裴茗静静听了一会,对着罐子说,你不是明光,你是容广吧。


 老子不是明光是谁嘞,容广嘴硬一下,少骂了两句。


 罐子里的容广听说裴茗再没有专用佩剑,自我安慰裴茗可能还有一点良心可言。


 再后来,不得了,三界第一武神被扒了四害之一白衣祸世,就把所有神官都关在自己殿里,各路妖魔鬼怪随意出没,裴茗殿里就多了刻磨宣姬容广仨同住,一天到晚扯着他不放。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风流债迟早要还的。


 容广凭着积出来的法力轻易胜了宣姬和刻磨,我这个官配都没说话你们搞什么幺蛾子,他心说。


 然后他开始数这几百年来裴茗又睡过几千个女人,什么宣姬呀什么王二啊什么张三啊,听说你还对雨师国的公主念念不忘?听说你还勾搭上那个上天庭第一女装大佬的哥哥水横天?不忌口呀你。


 外面的火呼啦啦着了起来,目前的境况是他们可能一起被烤熟在明光殿里成个神尸人混杂烤串。


 容广看了灵光一现,说你跪下为你翻来不让人和拈花惹草的罪过给我道歉我就和你一起闯出去。


 意料之中,如此没节操的事儿,裴茗竟然真的照做。


 容广哼了一声,直接在裴茗手里化剑,法力暴增,一下子就劈开了殿门。


 然而虽然容广得意哼哼地一边宣扬裴茗给他跪下道歉的光荣事迹一边对他说看吧我们两个联手天下无敌一边一阵劈砍,还是被白无相给打趴下了。


 幸好最后白无相还是被谢怜和花城夫夫联手打趴下了。


 一片战后的狼藉里仙京重建,然后劫后余生的神官们继续混吃等死,不,继续兢兢业业地做事。


 传言容广怨气消散,传言嘛,还传言戚容连点魂魄星子也不胜呢,那现在绿绿地,跟在谷子身边四处游荡的,是谁呀?


  然后呢?然后呀……


 突然意识到童话讲完了的我诡秘一笑。


 然后他们人间吵架天上和,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日光之下,再无新事。

这首歌真心好听,真心用心哇~太棒啦~

《天官赐福》人物群像——《天命独绝》 UP主: 岁月长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00781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4E6A1B26-73B1-4DDB-B577-BBF57C6C16C440956infoc&ts=1530789666779

@岁正 二姐姐~我特意转过来的呐~

如果仙盟大会沈老师和冰妹一起掉下去了的话(三)

(三)
·助攻的系统又双叒开启了,我是系统006号
·新人新文,小学生文笔,ooc我的错

这已经是沈清秋第二次无辜晕倒后又醒过来了,很明显这次的环境明显比上次要好得多。鎏金的墙壁,明亮而不刺眼的明珠,上好雕工的木质家具,锦缎连成的层层帷幕,真是幅充满土豪气质的屋子。不过跪在他两米外的某位男主是怎么回事?
沈清秋默默地敲了敲时不时抽风的系统。
“这是哪”
“您好,这里是魔界,为了表达本中心对于系统错乱的愧疚,特赠情景小推手一份。”
沈清秋觉得这个系统真是越来越善bian良tai了。

可是他已经翻了六次身,咳了五次后,男主大人却依旧跪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这让沈清秋不禁疑惑,掀开被子,走到洛冰河旁边。
洛冰河微微低下头,那一道被漠北君点醒的天魔印明显发着红。沈清秋自是知道他那有问题的修炼方法,刚忙送了一道灵气过去。却没想到,没将那个乖巧洛冰河点醒,却点醒了明显眼底泛着红光的,洛冰河。
“师尊?”同样的声音,却是带着分贪恋与凶狠。
与那个声音一起起来的是洛冰河的身体,在沈清秋一个不注意边将他按在了床上。本就身体虚弱的沈清秋是如何也挣脱不开的。
洛冰河的脸挨向沈清秋,腿抵开沈清秋两腿,这个姿势明显让沈清秋尴尬的不行。纵是知道自己的徒儿对自己有着些不轨之心,但是没想到憋成这样了!!!
铃铛声从远处似乎是在悠扬,让沈清秋心中更加一惊,小声有急迫地说道“洛冰河!”
明显,久违开口的声音带着分沙哑的暧昧。
这是只是虚掩的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阿洛?”
沈清秋现在已经慌张的不行了,因为他既叫不醒洛冰河,更起不来去应付沙华铃。
难道要洛冰河的后宫看见自己被压到床上的样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系统抽风终于蹦出了一个框,请问是否使用情景小推手。
使用!!沈清秋想也没有想就瞄向了那个选项。
门外的沙华铃果然被人叫走了。
就在她刚离开的时候,洛冰河撕开了他的衣服。本就只穿着白色的中衣的他,被洛冰河从中间扯开,魔力的使用下,衣服四散成了飞舞的白蝶。
现在沈清秋的脑中只想骂人。
[006号系统似乎ooc了呢,, ,哎呀呀,真是太抱歉了(⋟﹏⋞)不过,爆衣才是重点啊!!!]

洛冰河眼中的红光终于在这最后一次发泄魔力后,消退了。
然并卵,在那欲哭的眼神中染上了那抹无法忽略的欲望,联通发红的耳根,和抵在沈清秋腿上的某种不良反应,似乎,愈加浓烈了。

[我之前好像打成了无尽深渊,,,我我的错是无间的,啊啊啊啊啊]
[隔了半个世纪的更新 (O_O) ]
[相信我,一定写不了车,,,嗯嗯嗯,,,,,]

好难受

落花挽:

在原作里就不被认可的两个人,到最后也不能和其他作品一样出书……

他想要那个陪着他一起走过这座房子聚聚散散的少年,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地戳脊梁骨骂变态。

窦寻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发了一会呆,心里忽然醍醐灌顶地明白过来,自己并不是留恋乏善可陈的高中生活,他留恋的是徐西临。

有点难过。

请求

深渊白昼阿瑞斯: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忘羡一把刀,曲终人也散

·忘羡一把刀,白刀子进白刀子出
·做好心理准备
·新人新文,小学生文笔,ooc我的错
·006号(我不认识007)交个友

魏婴与蓝湛在一起的第三年,又到了魏婴重生的那一天了,每到这一天,魏婴都会身体不适,半步不离开静室,也会死死的拉住蓝湛,要他陪着自己,像是……怕什么不测发生一样。
而,今年,魏婴格外的虚弱,他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蓝湛将魏婴狠狠地搂在怀里,给他渡仙力,可是渡不过去,魏婴也不让他找医师来看,不让他离开他。没到这时候,他总感觉一丝惶恐与不安,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一样。
“二哥哥……这次我怕是挺不过去了……”魏婴的声音很轻,很弱,蓝湛将他搂的更紧了。
“二哥哥……一直没有敢和你说……我其实……早就死了……在四大家族围剿我的时候……”
蓝湛的眼睛微缩,身体微微的颤抖,抱起了魏婴像是要把他揉进血脉里一样。
“……万鬼反噬……怎么又躲得过……”说着蓝湛感觉到脸上微凉。
“别说了……别说了……”蓝湛声音不住的颤抖。
“二哥哥……万鬼反噬好痛啊……我也是那是想起你,我让你离开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好痛啊……”蓝湛感觉魏婴的身体在变轻,在消失。
“你怎么这么笨呢,你知不知道……正邪不两立……”
“大概是太想你了吧……”
“这只是我的执念了……”
“二哥哥,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
“其实献舍莫玄羽没用成功了……他只是失血过多死亡了……”
“我借了他的躯体回来找你……”
“就算我再也不存在我也要在你的生命中存在过……”
“二哥哥……我要走了……好好活下去带着我那份……我爱你……”
蓝湛的泪一滴一滴的落在魏婴的身上,却渐渐的洇湿了床单,魏婴的身体变轻变淡。蓝湛轻轻的拂过魏婴的嘴角,淡淡的热气消散在空气中。
“啊!!!”蓝湛只觉胸口似是失去了什么,眼睛发红,身上散发着魔气。
魏婴,魏婴……耳边依稀能听见那笑音,却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好好活下去……我爱你……”声音很轻很淡,似是来自远方,却给蓝湛一丝清明。

三天后,姑苏蓝氏发丧,全姑苏皆着素,蓝氏子弟着丧服。蓝氏二公子亲扶道侣之灵柩,送至蓝氏墓地。
同日,云梦江氏宗主率众弟子着丧服扶柩入江氏墓地。
据说此二处皆为衣冠冢,江蓝二家也从不提这位声名显赫的夷陵老祖魏无羡,此为仙家之禁忌。
半年后,蓝氏二公子再度携琴剑逢乱必出,只是再未有过道侣。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开不开心,甜不甜,啊我好开心啊,不要打我啊……

如果仙盟大会沈老师和冰妹一起掉下去了的话(二)

·助攻的系统又双叒开启了,我是系统006号
·新人新文,小学生文笔,ooc我的错

***沈清秋只觉脑中有一千万只羊驼状的生物奔驰而过,不由分说的就将人推开了。
“师……师尊?”洛冰河本来惊呼的声音又弱了下来。
孽徒啊……孽徒,沈清秋脑子里像是断片了一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现在只想逃离这个鬼地方!!!尤其是在系统告诉他隐藏剧情阶段,系统部分功能关闭后,他感觉他失去了一个很大的金手指。
就在沈清秋刚要开始骂洛冰河的时候,洛冰河再次将他推倒不过只是捂了他的嘴。
“师尊……我……你……”洛冰河跪在石床上,半趴在沈清秋身上,边用细小的声音在沈清秋耳边呼着热气。沈清秋只感觉耳边发麻,脸发烫洛冰河说什么也没听进去。
铃铛声从很远的地方一点点靠近荡漾在石窟的道路中。洛冰河反手画了个诀,沈清秋便感觉无法动弹。
“师尊这么想我和别的人成亲么?”委屈的声音再配上欲哭的表情,沈清秋感觉洛冰河再大逆不道他也只能帮着他了。
那不是别人啊,那可是你的后宫啊!!沈清秋觉得他一觉醒来这个世界都变了。
养了这么多年的徒弟,说是没什么杂念那是不可能的。每天面对着一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脸,还对自己百依百顺……
咳咳,沈清秋立即打住了自己的遐想,大概自己的徒弟是中毒了吧???
“阿洛,怎么了?你师尊醒了?”明显,沙华铃后面的疑问夹杂着兴奋。
“没有,是不是你送来的药有问题,若是如此,休怪我……”说着,洛冰河送了一道魔力一下就击垮了这件石屋的墙,他头顶上的魔迹也闪过一丝红光。
“阿洛,我怎么敢呢……”说到后来明显带着分胆怯。
洛冰河魔尊之后,魔力自不是旁人可比的,若不是他不肯舍弃自己身上的仙力,又照顾着他那个师尊,她的小小洞府又怎么能困的住他。
“沈清秋的屋子坏了,我把他带走和我一起住了。”不容置疑的语气,
沙华铃本就畏他几分,只能咬咬牙“好,那我让人把偏室收拾了。”
“不必了。”冷冷的声音,沙华铃没办法,气的走了。
什么?沈清秋表示他宁可睡破屋子,也不要和被自己捅了剑推了掌的男主住一个屋子啊。系统,你快来拯救我一下吧。
[系统正在休眠,请稍后重试]
……

哦不,沈老师你真是太乐观了,你们不禁要同房还要同床的哟~

下一篇,沈老师冰妹床上调情,新手新文,多多包涵哟~

如果仙盟大会沈老师和冰妹一起掉下去了的话(一)

·助攻的系统又双叒开启了,我是系统006号
·新人新文,小学生文笔,ooc我的错
·冰妹亲沈老师啦(∗❛ั∀❛ั∗)✧*。
·私设巨多
·有沙华铃小姐姐的出场哟~

待沈清秋醒来时,已经到了一处石窟。四周用夜明珠照着光,昏暗的光下,窟内的景致十分的模糊。地上与石床上均是麻质绒状的地毯,上面花纹似是什么图腾。两旁的石壁也是雕琢这什么,石床旁有一套木质桌椅,旁边便是屋子的入口。
正在沈清秋发愣时,铃铛声从不远处缓缓接近。女子的调笑声,媚入人的骨髓。
“阿洛,你瞧我为你新添置的玉珏,据说这可是从仙界瑶池旁遗落的呢。”
“嗯,师尊今日如何了?”
“阿洛,你怎么只关心你那师尊”沙华铃似乎是轻哼了一生,语气转为不屑的说,“自然是无事了,那可是上好的灵药。”说到此处她顿了顿,又用撒娇的语气说,“阿洛,你不是答应我把你师尊救回来就娶我的么,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什么?在他昏迷的时候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嗯,好,待师尊醒了,就成亲可好。”
“阿洛真好,那我就先让收下去准备了。”
“好,我去看看师尊。”与沙华铃声音的兴奋相对的,洛冰河的声音却带着分冷淡,还有些……不耐烦。
究竟是什么让向来对美女暧昧温柔的冰哥不耐烦呢?
听见洛冰河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沈清秋又闭上了眼睛,将被魔气压制灵力调至一种平和状态。
只一会功夫,床边似是站着一个人。低低的呓语着什么。沈清秋竖起耳朵听,听见洛冰河不停的在叫着自己。
“师尊……师尊……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啊……师尊……你是不是在怪我……师尊……”
洛冰河说着,自己头上的热气也在缓缓靠近,“师尊……不要怪我了好不好……”说着沈清秋感觉自己的唇上似乎是被轻轻的啄了一下,吓得他差点蹦起来,可以气息没有控制住。
“师尊……?”
边说着沈清秋就感觉那股热气包着的唇压上了自己的唇,温软的舌,缓缓的探进来了……

(……想看车么?
别想了我不会写车啊……)
[下章可能会有些少儿不宜???
是不是有点太快了???]